当前位置:澧县党史研究室 >> 史志博览 >> 浏览文章

彭真同志谈贺龙 (代 序)

发布日期:2014年06月10日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lxdsb [关闭窗口]
彭真同志谈贺龙
(代  序)
    贺龙同志出生在湖南桑植县洪家关一户贫农家庭。少年时期靠赶骡马当苦力谋生,以爱打抱不平和敢于反抗强暴势力而闻名乡里。加入过由中国同盟会改组的中华革命党,护国讨袁战争中,他以两把菜刀起家,组织湘西讨袁民军而威名大振。不久,又响应孙中山的护法号召,参与领导湘西护法独立,参加过孙中山直接支持的“援粤讨桂”的湘西军事政变。五四运动时,受到新文化运动的影响,初步接触了马列主义的宣传,使他在黑沉沉的暗夜里,看到了一线曙光。孙中山讨伐吴佩孚,贺龙同志率部援川。陈炯明叛乱时,年仅二十六岁的贺龙任川东警备旅长,全力支持孙中山。孙中山专函嘉勉他是“壮志不渝,忠诚自矢”的国家“干城”。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,孙中山号召北伐,他又转战贵州,假道湖南,参加建国军序列。孙中山不幸逝世后,他为之戴孝一年又半,其追慕缅怀之诚,由此可见。五卅惨案发生后,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运动,他坚定地站在反帝爱国人民这一边。第二年,率部参加北伐战争,共产党派左翼宣传队周逸群来到他的部队,他热情挽留周逸群当他的政治部主任,并正式提出申请,他要求加入共产党。在北伐战争中,他率部两战鄂西,拱卫武汉。后北上讨奉,战功显赫,威震中原。因此扩师成军,升任二十军军长。在革命处于低潮时,他拒绝了蒋介石的拉拢收买,粉碎了内部叛乱,并且保护了大批共产党员和工农骨干。武汉政府汪精卫集团公开叛变革命后,他毅然接受共产党的领导,与周恩来、朱德、叶挺、刘伯承等同志发动了八一南昌起义,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,为革命的武装斗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。南昌起义后,贺龙同志加入了共产党。
    我认识贺龙同志,是他正着手创建晋绥抗日根据地时,在长期接触中,他多次向我谈过他早年的戎马生活。
    贺龙同志的思想转变,绝非偶然,也绝不是天生的,而是经过长期的武装斗争实践,思想发展的必然结果。他常向我提到周逸群,这位共产党派往贺部最早的党代表。他们多年相处,互相配合,真是亲密无间。周逸群同志牺牲后,他又与关向应同志并肩战斗,在洪湖和湘鄂西坚持武装斗争。后来,与任弼时、肖克、王震同志领导的红六军会合,开辟和发展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。
    我记得,贺龙同志与关向应政委,他们从湘鄂西长征,转战到晋西北,始终互相配合,如同一人。他们联名处理问题,署名“贺关”,有些战士和群众把“贺关”当成是一个人的名字了。这种司令与政治委员的亲密合作,在我们党内和军内都可称为是团结的典范。
    毛泽东同志早在三湾改编时,就用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例子,教育鼓励广大红军战士,坚信革命必胜;到了延安,又称赞:“贺龙是个好同志”;建国后,还肯定过“贺龙是红二方面军的旗帜”。可是,林彪、江青一伙,在十年动乱中,为了反党乱军,蓄意诋毁,恶毒诬陷贺龙同志是“大土匪”。这纯属诬蔑,恰恰是他们的罪行。
    贺龙同志在长期的武装斗争中艰苦探索,经过多次挫折,最后认识到,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国救民;只有接受共产党的领导,他的队伍才有出路;只有参加共产党,他个人和部队才有前途。这样,他下决心跟共产党走。所以,我认为,贺龙同志由旧民主主义革命走上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道路,并成为共产主义战士,成为领导南昌起丈的总指挥,绝不是因他的家庭出身和个人性格,也绝不是共产党的某几个人的一两句话,就会把他拉过来的;而是他长期寻求革命真理的必然结果,也是他长期致力于中国革命并立志终生为之奋的必然结果。
    贺龙同志虽学历不高,但他社会实践知识非常丰富。有的以为他是个粗人,其实不然。他思想敏锐,善于学习,善于总结经验。在知人论事上,长于分析判断。可以说,贺龙同志是了解中国社会各阶层情况最多的人。这种丰富的社会经验,就是他在中国社会这个大课堂中,接触各式各样的人物事件所积累起来的丰富知识。所以,他在复杂的社会现象面前,能以敏锐的眼光和丰富的经验,看到事物的本质。对各种政党和学说,他是一个一个地加以对比,加以验证地来认识鉴别的。当他认识到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先进正确后,就坚信不疑地毫无保留地愿为共产主义彻底实现而终生奋斗了。
    据我观察,只要他见过一两面,共过一两回事的人,此人到底怎样,他能看出个八九不离十。只要他见过一面又叫过名字的,隔了好长时间,再次见面时,他还叫出名字来。有些事情过去了好久了,到时候,他还能说出个头尾来。他告诉过我:蒋介石派人拉拢他、汪精卫也派人在他部队里搞特务活动,几次都没成功,都被他一一识破了。来人不是被抓,就是被杀。在旧中国的军政官场中,在风云反复、谲诈权变的场合下,他显得很有头脑,有对付各种事变的本领:
    贺龙同志早年戎马生涯,受过多次挫折,但他始终百折不挠、勇往直前,不断探求真理。在同各色各样的旧军政人员的交往中,他坚持“服招不服调”的原则,把军队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,这使他能在军阀混战中立足存身,并能不断发展壮大。过去,谁要动他一人一枪,那是绝对办不到的。可是,南昌起义,他把自己和全部人枪交给共产党指挥。他认准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个伟大的真理,硬是不顾个人安危,不计较个人名誉地位,把个人和部队的前途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紧紧连在一起。南昌起义军在广东失败后,有的远走高飞,有的甚至叛变投敌。可是入党不久的贺龙同志,坚决服从党的安排,辗转香港到上海。党中央准备派他到苏联学习,而他想到当时革命处于低潮,很需要积蓄力量,继续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,所以,他多次向党中央请求,硬是回到湘鄂西出生入死拉队伍,很快与周逸群等同志创建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。这块根据地,以井冈山为榜样,与湘鄂赣、鄂豫皖等革命根据地一样,点燃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星星之火。不久,由于在那里的中央代表夏曦推行王明“左”倾路线,犯了肃反扩大化的严重错误,伤害了贺龙同志部下很多优秀干部和战士。贺龙同志流泪了。但是夏曦是党的中央代表,他又不得不服从,甚至连贺龙本人也受到迫害,即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仍然千方百计地保护了很多同志。夏曦推行的错误路线,幸得党中央及时制止了,使革命根据地少受好
多挫折。
    贺龙同志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,处处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,和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样,为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,站在武装斗争的最前
列,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,为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。今天,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,努力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。贺龙同志那种追求真理的坚定不移的革命精神,艰苦奋斗,百折不回的革命意志,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的崇高品德,永远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
本文是已故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彭真同志,1982年8月在北戴河观看电影故事片《贺龙军长》试映时,同创作人员的谈话摘要。原文刊于《军史资料》第4期。谈话中肯地评述了贺龙早年的革命生涯和思想演变。1986年7月报请全国人大办公厅转请彭真委员长过目,特作本书代序。
主  编:王承雄
副主编:孙圣泉  毛自银
编  辑:王业锡  尹国琼  李芳  彭安平
黄山书社出版发行
字数:14万
2003年10月第一版  2003年10月第一次印刷

 返回顶部